咖啡小豆子

[台丽] 曼丽的除夕 (一发完小甜甜)

浪味仙侠:

原来比谢文隽更混蛋的人叫阿兹卡班!


谢文隽:



大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写完了不是在做梦还是很激动控制不了这种激动的心情先转一发。觉得昨晚自己真是个天才实在好多年没有一口气写完什么啦从来都是拖拖拖像一个拖拉机。不行啦我还是好激动应该继续盖好被子睡觉。




阿兹卡班:







除夕就要写甜饼呀!




1w多字一发完。轻松向。狗血向。小甜甜向。虐向(并不会虐到。




真的是个无脑轻松小甜甜(握拳。




希望所有人新年甜甜。




——————————————————————————





  除夕是个星期天。




  曼丽的星期天是从吵架开始的。星期六晚上到星期一早上都是曼丽的星期天,所以这场吵架发生在星期六晚上。明台气得扔杯子,烫金边的小瓷杯摔在脚边,稀烂地崩了他一脚背碎片。这个鲜血淋漓的动作同时刺激了两个人。曼丽跺着脚喊姓明的我要跟你离婚,明台居然敢比她声音更大,于曼丽,离就离!




  房子是明台的,曼丽拖着大箱子磕磕碰碰下了楼。楼梯第二块楼板偏离中线,曼丽失足踩空几乎摔倒。扭伤脚踝的疼痛也一并算在明台头上,她记恨地抓着扶手,离开时候恶狠狠摔了门。




  深夜十点半,下大雪。曼丽扭了脚,没带钱。




  




  于曼丽和明台结婚几年,这不是头一回吵架。




  她几乎想不起来两个人什么时候结的婚了,因为没有婚礼也没有戒指。明台一大早开车带她到办事大厅,平心静气对她讲好两个选择。她扑闪着眼睛以为自己做梦,但还是毫不犹豫缴了身份户口,冲进厅里签字画押。




  她是那么年轻,忘了明镜对她不甚满意,也不记得人家对婚姻那些说法。少女柔肠百折只够装情人,她心里义无反顾,愿望又很渺小,觉着明台在呢,是他要娶自己,日子怎能过不好。




  再回想起来,明台根本是迫不得已。他从头到尾一直不笑,只有她被这些惊喜冲昏头脑。




  




  曼丽坐在三条街外的咖啡厅,咖啡端上桌她才想起兜里没有钱。




  她掏出手机,发现自己也没有朋友。




  




  她怀揣满腔惊然,大彻大悟,原来悲剧都从咖啡厅开始。




  




  血淋淋的故事还要追溯到四年之前。求职失败的女主角没娘草一号目睹男主角明家再三郎求婚失败,出于母爱为他买了朵红色康乃馨。一星期后没娘草一号荡过人生大低谷重新入职,恍然察觉明家再三郎竟是顶头上司。顶头上司不仅不记得没娘草一号充满母爱力量的康乃馨,并且于某一日错把她当做摇一摇约炮对象从咖啡厅领回了家。这很荒唐,十分荒唐,不仅这一次荒唐,两个人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荒唐。避孕套百分之九十八的克尽厥职在他们荒唐两个多年头之后终于产生了百分之二的徇私枉法,所有人都怀疑是没娘草一号自己偷偷扎破了避孕套,因为有一天她身体里居然长出一个小明。




  但于曼丽就是没娘草一号。她清醒地知道小明的出现百分之百只能怪他们的不懈努力与玩忽职守的避孕套。




  同时也清醒地知道小明他爸爸不喜欢小明的妈妈。




  曼丽领着小明,坐在医院长椅上思考了一下午,琢磨要不要就此把小明干掉。她有一千个杀明理由——她很穷。钱难赚,屎难吃,上海物价又高,明台不会喜欢小明,她也养不起小明。可她从小拥有的东西是那么稀少,二十多年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了归属,曼丽像一棵树,某个时刻突然长出了根。她隔着肚子很轻很轻地摸了摸小明,一种奇异的温暖感从子宫缓缓倒流回咽喉。




  她就站了起来。




  从妇产医院走出来的时候,明台的车正刹在她面前。明台把车窗摇下来,曼丽闻到他抽过很多烟。他问,妇科病啊?




  曼丽点点头,肿瘤。




  明台把烟头都吓掉了,你哪长肿瘤啊?




  曼丽没说话,只是摸了摸肚子。




  明台第二天就带她去结婚,甚至没有质疑小明是不是他的。曼丽觉着明台自己就像个孩子,连对人性最起码的怀疑都没有。明镜的反应还比较正常,曼丽听到过明台同她讲电话,那边大抵是对明台草率结婚有很大的意见。她结婚前只见过明镜一次,某个周日中午她从明台房间打着哈欠出来,睡裙肩带掉了一半。明镜就站在不远处,冷静又沉默地看着她,曼丽滞在原地,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看得很廉价。




  她本该是端端庄庄地会见明家大姐,尽管她从不是什么淑女闺秀。




  但至少不该这样。




  




  不过小明还是在她不端庄的子宫里生根发芽了。




  




  曼丽希望她怀着一个男孩子,因为古往今来并没有女孩子叫小明。明台却好像不太在意,男孩子女孩子衣服一通胡买。他似乎乐得当这个爹,从没有质疑过孩子基因来源,曼丽怀疑他根本就是畏惧答案的真相。他们第一次吵架,曼丽被他气急了,就嚷嚷小明根本不是他明家的种。明台气得摔桌子踹凳子,两个人指着鼻子说尽了所有难听话,一个进了客房一个进了书房,却没有一个提到离婚,也没有一个搬起箱子摔门离家。




  可这次就不太一样了。




  箱子就在曼丽脚边。她低头啜一口咖啡,唇膏印在杯缘上。苦热的液体从她喉咙很温柔地流进胃里,却也停在胃里,没有流向子宫了。




  她摸了摸小腹。这里现在也没有小明了。




  




  “小姐你好,我是心理医生A003。”




  于曼丽缓过神来,对面正襟危坐着一个男人。她从睫毛间隙瞟一眼,放下小勺,一拍桌子:“滚出去。”




  “小姐你不要这样。我是实习医生,我导师告诉我我已经学好了所有理论,现在要开解十二个人才能顺利领证。我在这个咖啡厅蹲一天了,刚刚开解好你旁边那桌也就是第十一个人,现在就差您一个。您就行行好?”




  曼丽盯着他看了很久,末了缓缓举起拿着勺子的手:“店长这里有……”




  “我不是精神病……而且小姐没带钱吧。”




  曼丽反驳自己没想说精神病。她想说的是变态。




  服务生已经走过来,A003郑重其事地打发她:“这里很有多加两杯拿铁的需要。”




  




  他戴着圆眼镜,笑眯眯地看着她。




  曼丽不想喝拿铁,端上来她也不喝。A003问她,小姐,喝不惯呀?




  于曼丽瞪他。




  她是苦着长大的。没什么吃不惯喝不惯。




  嫁给明台之后,却终于有了忌讳的开端。




  




  曼丽上星期去公司找明台,她怀孕之后辞了职,就再没去过公司了。




  明台这个婚结得形同虚设,基本没有人知道于曼丽辞职是因为约上司约出了孩子。明台的秘书却是知道的,她远远看见于曼丽,站起来给她浅浅鞠了一躬。




  “明总监呢。”




  “明总监和明董事出去了。”




  百叶帘都合死了,倒是装好不在。




  “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没有说,或许十分钟之后,要么今天可能就不回来了。”




  意思是不想见。




  “那我就在这里等。”




  秘书笑笑,“明夫人有什么要事转告吗?”




  “这倒是要问问你们明总监了。”




  “明总监和明董事出去了。”




  她又把话头挑回来,囫囵话噎得曼丽不知道怎么接。曼丽也笑了笑,那我没什么事了,让他今晚回家吃饭。




  




  明台三天没回家。




  他不是很会说谎,一说谎就脸红,曼丽发现之后就笑话他自带测谎仪。他从小到大都是明镜的心尖肉,眼珠子,活在那样的环境里,没有练习说谎的必要。




  曼丽一直知道自己和他不一样。




  除了都没娘。




  她从前想着,不一样就不一样啦。她从不觉得自己拴得住明台,也觉得自己没有立场阻止明台去爱别人。能跟喜欢的人结婚,一起养一个小明,这已经是她最好的结果。她喜欢算小明的出生日期,算小明五岁时大明得有几次外遇,算等小明变成大明时老明得外面掉落多少个小明。她无聊时候什么都算,就是没算到人原本就很贪婪。




  “姓明的小杂种凭什么在外面养女人?”曼丽气得敲桌子,“凭什么??!”




  A003安抚她:“小姐别激动,别激动。”




  曼丽气不过,用勺子捅桌子。A003试探性地劝慰:“说不定姓明的真的是出差了。”




  “他没有!”曼丽嚷嚷,“他晚上回来一身女人香水味,还骗我,说香水是给我买的他就闻着试试!姓明的脸都红了,我信他就是大脑缺氧!”




  “那香水后来给你了吗?”A003诱导她。




  曼丽更生气:“给我了!第二天回家才给我!




  她泄气地瘪瘪嘴,“就是现买的。”




  




  A003被她噎得没话讲。他给曼丽要了块蛋糕,安慰她:“你不要总是想他坏的地方,你想想他对你好的地方呀。”




  好的地方。




  




  明台从来没有对曼丽好过。




  曼丽想,他只对小明好。




  曼丽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吐得很厉害。她那时候腹部平坦,还看不出里面有些什么,不过明家塞了些钱,医生告诉她里面有小男孩。明台从此只买小男孩的衣服,玩具堆了一屋子,曼丽这辈子没见过那么多大炮飞机。明台很喜欢小明,喜欢到每天都要搂着她的腰听她的肚子,和她一起跟小明聊天。




  小明还不会说话。所以只有他俩在聊天。




  曼丽的生活很无聊。每天看电视剧,看电影,看到睡着,睡到明台回来,吃了饭,散散步,没什么好讲。明台倒是有很多话要和小明讲,今天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新闻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隔壁家小狗毛毛龙发生了什么事情。曼丽不认识毛毛龙。她怕毛毛龙咬她,更怕毛毛龙咬小明,所以明台讲到小狗,她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明台就以为她生了病。




  曼丽很瘦,怎么也吃不胖,明台一直觉得她很虚弱,很容易生病,没办法养出一个好的小明。他用额头贴曼丽的额头,没有异常,给曼丽测体温,没有异常,越没有异常明台越异常,最后干脆把怎么都不异常的曼丽送去医院。曼丽坐在大夫面前,明台站在她后面,很紧张地握着她的手,直到大夫说没有关系。曼丽说明台大惊小怪,大夫却脾气好,说注意些是应该的,孕期发烧的确有一定可能导致胎儿畸形,对孕妇也有可能产生不利影响。




  明台拿着鸡毛当令箭,曼丽也很后怕,她害怕自己不小心生出不一样的小明。




  坏掉的小明会被坏人大明扔掉。




  曼丽又一个哆嗦。




  明台一个急刹车,转过脸看她。




  曼丽觉得那种子宫的温暖又涌上来了。她看着明台,明台眼神里摇摇晃晃都是她的脸,她看着别人眼里的自己,突然惊讶地叫出声来。




  我操。




  明台捂她嘴,于曼丽你看看我都戒脏了你能不能注意点胎教。




  曼丽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像只受了惊的猫。明台慢慢把手放下来,她在座位上怔了片刻,突然不可思议地笑了。




  曼丽说,明台,你儿子蹬我。




  




  于曼丽看得出明台对小明很用心。好像就算里面是形状不一样的小明明台也不会嫌弃了。




  五个月的时候,明台和她去上胎教课,老师说小明现在才听得到外面的声音。曼丽揶揄明台之前说的都是废话,小明压根不领情,明台就笑笑,说我才不说给他听。




  那你还能大发慈悲说给我听?曼丽扁扁嘴。




  她仔细算着,觉得自己这个明夫人,顶多还能做两年。小明生出来,长大一点,断奶了,明台又找到门当户对好小姐了,他们的婚姻就该打包封条。官司她是打不赢的,她也不准备打,明家养得出明台,就说明那是很好的环境,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她于曼丽没被爱过,也不懂得怎么爱孩子,养啥死啥,别提牡丹兰草,小明跟着大明大大明大大大明和大大大大明,总比跟着她要好。




  你胆子真是很大了。于曼丽指着自己的肚子。她不敢戳他,于是只是虚着点点,以前你妈在孤儿院也是称王称霸的曼丽姐,没人敢踹我,现在你爸都不敢踹我,就你不知天高地厚。




  霸王小明横空一脚。曼丽疼得冒虚汗,却还是笑。




  明台不说话,只是抱着她。




  




  “你从什么时候觉着他有外遇的。”A003片了勺蛋糕。




  曼丽曾经很喜欢吃这种蛋糕,里面有朗姆酒。A003给她重新点的牙买加咖啡,里面也有朗姆酒。她朗姆酒吃得多了,好像出现了幻觉,她看着玻璃窗,说,我好像看见我家小明了。




  




  明台的外遇很早就有了。




  他同曼丽结婚,原本就是突如其来的决定。曼丽从没有穿过婚纱,也没有结婚照。她左手无名指戴着戒指,结婚前自己买的,银质。明台看一眼,说钻石是假的,曼丽抽回手,反噎他,你又不给买真的。




  明台就随着她噎了。




  曼丽不想要真的,真不真都无所谓,只要是明台送的,铁的木的草编的的都比钻石好。她怀孕五个月,还是什么也看不出来,明台说都怪她太瘦了,这样不对,作为小明他妈,只要吃不胖,就往胖里吃。




  曼丽噘嘴,不是你做的我不吃。




  明台一口水呛下去,于曼丽,我就会清水煮面条。




  曼丽决定今晚还就吃清水煮面条。




  明台被逼无奈,出门买面条,临走告诉她去书房把他的菜谱拿下来。曼丽闲着无聊就上了楼,推开书房走进去。明台念过很多书,书都摆在架子上,于是书架很高,一直插到顶棚。




  曼丽就没有,曼丽念好本科就出来工作了。




  她的手指在明台书脊上逡巡,厚的薄的,一直蔓延到他的书桌上。书桌上有一本摊开的书,米兰昆德拉,是她热爱的作家,喜欢在咖啡厅读他。书比八开小些,第七十三页光明正大地向她敞开,第七十四页却微微鼓动着试图逃离。她翻过七十四页,终于看见背后指使七十四页的罪魁祸首。




  一个戒指。




  那么大的钻石。




  曼丽拿起来,她无名指上的假货同它比起来黯然失色。曼丽突然觉得说不出话来,她几乎要哭了,却还是把戒指擦了擦放回七十五页和七十六页之间。七十四页重新完整又轻盈地覆盖在戒指身上,曼丽捂着嘴背过去,找好了菜谱,电光火石之间离开书房,快到错认自己是贼。她在书房门口压抑住自己的眼泪,听说哭对胎儿不好。她把手放在肚子上,很缓慢地摸了摸小明,问他,你说爸爸离婚的时候会把它要回去吗?




  曼丽突然更希望明台送个便宜的。送个易拉环,她就不会有这种担心了。




  




  曼丽从小就担心许多事,担心是她的习惯。由于不拥有,所以更患得患失。她年幼时一度担心除了她以外的孤儿院小朋友都找不到人领养,事实上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孤儿院小朋友的确都并没有被领养,不过也包括她。




  她总是出现多余的担心。




  这一次跟头栽得比较大,因为明台压根没有准备把戒指送给她。明台回来下了面条,还照着菜谱给她做了番茄炒蛋,饭桌上他似乎一直在看她脸色。曼丽最初心焦明台怎么还不提出送戒指的事,后来整顿饭结束明台也没有说,她这才明白那只是无心之举。戒指是明台要送人的,她只是不小心看到。明台想起来怕她发现,饭都吃不好。




  曼丽觉着不伤心。




  她只是控制不了失望。




  晚上睡觉,明台抱着她,她抱着小明。她在心里问小明,你说,我有什么可失望的呢?




  小明在子宫里听得到,踢了她一脚。




  曼丽不懂这一脚的内涵。明台却像是梦到了情人,在她头发上亲了亲。




  




  “你儿子那分明是踹你傻。”A003分析道。




  曼丽不服:“我拾金不昧我儿子还生气啦?”




  A003说:“他爸兜里多少钱,他妈兜里多少钱,他看不下去了,凭什么不昧啊?你昧下啊,那就……那说不定就是给你的!”




  曼丽不说话。




  过了很久,她说,你不用哄我开心。




  说罢好像又真的开心起来,说,不过我儿子还是心疼我的,果然还算是我儿子。




  




  小明很重男轻女,喜欢他爸爸多过喜欢他妈妈。




  曼丽喜欢伸进明台衣服里摸他肚子,问他凭什么小祸害不长在他身上啊。说完这话她又很心虚,觉得幸亏小明是长在自己身上。明台倒是宽心,拿开曼丽手,抱着她的腰把耳朵贴在她肚子上。六个月,曼丽终于有了点肚子。




  明台的手很热,握在她腰侧,她觉得很舒服。明台闷闷地说,长在谁那都一样。




  曼丽想,不一样。




  她带着小明,不想吃饭,吃不下去饭,或者吃了又吐出来。她抱着马桶的时候觉得小明真的很不喜欢她。如果他长在他爸爸的肚子里呢?曼丽不愿意想下去了,她不想明台也吃不下去饭。




  她不很舍得。




  明台总要她多吃,像是希望她充气一样鼓起来。曼丽忧心忡忡地教导他,明台,你不要忘了咱们俩的关系。




  原本就是互相以色侍人。




  明台怼她一下,我最近下厨是气色不太好,但你也不能因为我色衰就爱弛啊?




  曼丽楞了一下就开始笑,不敢笑得太用力。明台的手隔着皮肤摸小明,明台说,我好像可以握到小明的手了。




  曼丽觉得他这是在放屁,两个人至少还隔着她的子宫。




  小明喜欢他爸爸,只要明台摸他,他就变得很听话。曼丽自己在家,怎么教训他他都不要听,时不时就要折腾。她哭过几回,更坚定了孩子不能分给她的信念。小明还在娘胎里她当妈就不合格,生出来,就更没资格了。




  他是你的孩子。曼丽顺了顺明台的头发。




  明台点点头,我知道。




  过了好久,两个人都沉默。




  




  也是你的。




  明台说。




  




  小明是明台这辈子第一个孩子。




  也是曼丽第一个孩子。




  曼丽说,我有点想小明了。




  A003没有说话。




  




  事情就发生在除夕那一天。明台在卧室里睡懒觉,晚上在明家过年,睡不了,要守岁。曼丽却是起得很早,她不能化妆,所以只是好好梳了头发。她觉着自己头一回正式见明家人,总不要给人家留下乱糟糟的印象。大姐对她的坏印象,怕是覆水难收,明家倒还有两个哥哥,她不要再搞砸了。




  她问明台,好看吗,明台告诉她,好看好看好看。两个人穿戴整齐,下午三点出了门。刚走到街上,明台突然问她,为什么我们有车偏要走着去?




  曼丽打他,天天骂我一孕傻三年你不怀孕脑子也没见多好用啊?




  明台去取车了,曼丽在街头等他,不远处正有几个小孩子。曼丽以前很讨厌小孩子,有了小明之后,却很喜欢。小明以后也会长得像他们一样大,七八岁,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做些惹家长不高兴的坏事。




  曼丽又自我否定。不会的。明台有可能不会让小兰草牡丹明做坏事。




  她突然又觉得小明这么长大好可怜,凭空生长起一股保护小明的欲望。几个小孩子聚在一起不知道是做什么,她想着小明,便无意识地走过去两步,刚走近了,突然“咚”的一声。




  曼丽脸吓得惨白。




  她这才恍恍惚惚意识到几个孩子是偷着放炮。好在小明已经不是很小的小明了,不会因为一点点惊吓就在她腹中阵亡,曼丽舒了口气。




  可那只是几秒钟,曼丽的心刚刚安下去一些,突然听见孩子群里爆发出哭声。一个孩子捂着眼睛站在孩子群中央,不停地哭泣与叫嚷。曼丽第一反应是他被炮竹崩伤了眼睛,然后就来不及有第二反应了。那孩子迷迷糊糊哭喊着冲过来,后面跟着一群孩子。原本就只有几步远,曼丽却突然觉得那段路很长。




  她想抱住自己,想抱住小明,她答应过要保护小明,可她的动作好像被冬天冻住了,变得奇慢无比。她来不及保护小明了,也来不及保护自己,她大脑一片空白,喊了一声,明台!




  明台没有来。




  她就知道她一定会被撞倒的。




  因为她从小就运气不好。哪个运气好的孩子又没爹又没娘呢?明台有明家,可明台遇到她,就说明运气已经耗光,且差得不行不行了。他俩的小明,原本是个好孩子,只是爹妈靠不住,注定他也活得坎坷。曼丽想,我可真没出息。




  小明也想,我可真没出息。




  




  实在太没出息了,明台想。努力了那么久,死在旧年的最后一天。




  




  这个年没有过好。




  明镜摸着曼丽的手,曼丽觉得好烫,但她没有抽开,只是任由她握着。明镜没有哭,明董事长很早就不会哭,但曼丽看着她,知道她一定很伤心。




  明镜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她是刚刚知道曼丽有过明家的孩子,明台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明台好像并不愿意他的家人知道小明是她的孩子。




  曼丽想,我怎么比小明还没出息。




  明台还有两个哥哥,站在离她远一些的地方。曼丽没有力气看清他们的脸,不过他们的样子,曼丽是知道的。她笑了笑,或者说以为自己笑了笑,挥挥手,同他们打了招呼。




  曼丽想,我没有端端庄庄地穿着礼服,所以这样的会面也不是很理想呀。




  不过总是比之前那件睡衣礼貌了。




  她满意地放下手,像是失去了根的枯萎大树。她突然感觉自己眼角好热,再过了半晌才知道是因为眼泪流出来。




  她已经疲于擦干。




  




  “明天就是除夕啦。”曼丽说。




  “明天就是小明的忌日。明年的明天也是小明的忌日。明年的明年的明天,也是小明的忌日。”




  曼丽没有哭,她从去年除夕开始就已经不太喜欢哭了。腊月三十一直很好,曾经是那么欢天喜地的日子。她小的时候,最喜欢这一天,到了这一天,外面阿姨都来院里发糖吃。




  “小明再大一点,我也可以领他来咖啡厅。我最开始遇见他爸爸,就在咖啡厅。”




  A003看起来很惊愕。




  于曼丽摇摇头,说,你当然不知道啦。




  她撅撅嘴,不过知道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呀?




  




  曼丽睡过去,第二天见到了明台。




  明台却好像很活泼,像是小明还好好生长在曼丽肚子里。他喂曼丽喝粥,说,啊,曼丽就看到他眼睛里的红血丝。




  曼丽别过头不看他,他换一边,接着喂曼丽。




  你不想见我呀。明台说。




  曼丽摇摇头。




  你不喜欢我呀。明台说。




  曼丽没有动作。




  明台说,那你喝粥呀?




  曼丽又把头别到另一边。




  明台沉默半晌,最后他说,你把粥喝完,我答应你一个很大的愿望。




  曼丽端起碗就把粥喝了。她把碗还给明台,说,离婚吧。




  曼丽想过几千次,明台跟她说,离婚吧。可万万没想到她是这么有骨气,这话竟然最后轮到她先说。




  明台的反应倒是很平淡,点点头,离,离离。




  这话曼丽说出来是一回事,明台答应了又是一回事。曼丽突然给了他肩膀一拳,明台被她打得向后仰。曼丽说,姓明的你怎么就这个时候听话呀?




  明台声线拔高,离也是你,不离也是你,于曼丽,你又反悔啦?




  曼丽看着他,突然哭出声来。




  明台一下就软了。他抱过曼丽,一下一下地摸她后背。曼丽说,他们撞我的时候,我都叫你了,可是你没有来。




  明台说,对不起。




  曼丽问他,我叫了那么大一声,明台!你都没有听见。你的耳朵一定坏了。




  明台点点头。




  曼丽说,要不就是腿短,跑不快。




  明台怔了很久,说,曼丽,你不知道,都怪我。




  曼丽点点头,对。都怪你。




  




  曼丽的情绪变得不太好,明台的脾气就变好了。




  明镜勒令他不要去工作,他就在家里和曼丽在一起。曼丽躺在他身上,突然觉得很神奇,于是就笑出来。明台问她为什么笑,曼丽说,最开始那么纯洁的肉体关系,自从有了一个小明,突然就开始走柏拉图了。




  她已经很久没想起来她最开始是明台约炮约出来的。曼丽戳明台的脸,说,你都不知道,我压根就不是你当年摇出来那个。




  曼丽一直不太敢告诉他这个真相,可真相说出口,明台却没有什么感情波动。他把曼丽的手摁住,侧过身子来很认真地看她,曼丽看见他的眼睛,突然就把自己的眼睛捂上了。她不想看明台了,她不敢看明台了,她上次看明台,小明还在肚子里呢。




  她的手捂得很紧,明台把她的手拿下来,她还是紧紧闭着眼睛。




  明台说,你得看我。




  曼丽不听。




  明台说,小明不见了。




  他没有用死了,他说不见了。可这并没有什么抚慰效果,曼丽听到小明,胸腔还是抽痛。




  可是我还在呀,以后还会有别的小明的。




  曼丽睁开眼睛。她爬起来用枕头砸被子,拼命砸得手软,似乎要砸出来羽毛。




  我不要!我不要别的小明!我就要我的小明!




  曼丽把枕头扔出去,扑到明台怀里恶狠狠地哭起来。




  




  她没有办法骗自己。




  小明就是她弄死的。谁也赖不着。




  那是明台的孩子。




  明台没有怪她。




  明台在同情她。




  小明已经死了,她却仍然沾带着小明的恩荫。




  




  曼丽好像不再伤心了。她不再提起小明,也不再摔枕头。明台快要以为她正常了,才发现她是更不正常。




  她开始想方设法惹明台生气。她连续三天对明台发火,理由是“为什么咱们家筷子个顶个地弯呐明台难道是地转偏向力在咱们家作用特别大吗”。




  明台委屈死了,好商好量表示其实这都该怪地球。




  曼丽非要发火,因为她发现明台做饭时候喜欢下意识掰筷子。




  无厘头的吵架理由还包括“为什么你哥哥和你哥哥是一对”。明台说,同性恋怎么了,你歧视同性恋吗?曼丽突然就找到了吵架的突破口,我年年给LGBT组织捐钱明台你居然长了胆子敢说我歧视同性恋?




  明台百口莫辩只好闭嘴。




  他知道曼丽正在千方百计惹他生气,只是她找到的理由都太拙劣,明台鼓足勇气实在气不起来。他心照曼丽在打什么主意,她千言万语不过一句话,想离婚。




  明台抱着她,曼丽比以前更瘦了。




  




  他很生气。




  




  曼丽说,明台,怎么办。




  明台忍着怒气说,你就当这儿子不是我的。




  明台自那以后很少在她面前主动提小明。曼丽被他突变的攻敌路线激得一愣,她缓过神来锤他胸膛,不是你儿子,也是我儿子呀。




  她突然觉得好像舒服多了。




  明台沉默半晌。明台亲吻她,明台说,那你赔我一个新儿子。




  新儿子是赔不起了。明台亲着她的嘴角,曼丽感觉咸咸的,才知道明台在哭。明台说,我不难受吗,于曼丽,我不难受吗。




  他在生自己的气。




  你觉得我就没有亏欠吗?




  明台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哭过,明台求婚失败都没有哭过。于曼丽很久之后才明白明台为什么要哭。她当时还很惶然,抱着明台的脑袋,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心里却想,离婚吧,你不可能比我欠的那条命还多。




  




  曼丽拉着明台,想去拍结婚照。




  明台一百个顺着她,去去去。到了相馆,她挑了三十多本相集,没有一本满意。明台眼见着老板要发火,赶紧岔开话题说要去挑礼服。他把曼丽一把推进试衣间里,曼丽一个趔趄,站正了刚要呛火,却说,哇。




  那里有很多婚纱,很多,很多婚纱。




  她曾经那么期盼着有一件婚纱,明台没有给她,她就不再惦记,如今对婚纱的所有渴望全部卷土复辟。她穿梭在白纱裙里,扯了一件就去换,换了一下午,明台件件都说好看,她却件件都不满意。




  “你太瘦了。”明台从后面抱过她,“你多吃一点,你多吃一点才漂亮。”




  曼丽想,我是要多吃。我当时要是稍微胖一点……




  明台没有再给她机会想小明了。他把曼丽推了出去,要摄影师赶紧照,否则他老婆马上就得后悔。曼丽是头一回听见明台喊她老婆,那种很温热,很温热的感觉又从子宫里涌出来,一直涌到她左胸下的心脏里。




  她的子宫明明空了。




  她的根明明被她自己剪掉了。




  可那种感觉让她安全。




  摄影师要摁快门了,她忽然才想起自己没有系好绑带。明台手忙脚乱给她系,摄影师却已经摁下了。样板的那些张里,有一张她和明台都很仓皇,摄影师说这张不要吧,曼丽却说留下。她想想,又摇摇头,说,只留下这一张。




  曼丽正在裱照片的时候,明台在她身后跪下了。他举着一个小小的丝绒盒子,说,对不起,来晚了。




  曼丽心里巨浪滔天,可她脸上已经做不出任何波澜。明台的笑凝固在脸上,她和明台沉默又冷漠地定在当场。像是两个绝命杀手,拿着枪抵着对方的要害,寸步不离,相互对峙。




  她以前那么想要戒指呀,她想起自己小心翼翼翻开七十四页,又小心翼翼把七十四页盖回去,外面阳光盖到七十四页上,铜版纸的光泽是那么漂亮,年轻的曼丽像个少女一样在门外憋着眼泪,她不敢哭,她珍爱自己的身体怕小明难过。曼丽唾弃那个少女,那个少女又唾弃回来。曼丽闭上眼睛,说,收起来吧。




  




  “后来我就都跟你讲过啦。”曼丽说,“姓明的在外面有别的姑娘,我觉得也挺好的。”




  A003冷静地反驳,“可他都跟你求婚了,他没有别的姑娘。”




  “他戒指送过别人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放在那里等你发现。”




  “可他后来提都不提。”




  “他只是觉得你不喜欢那种发现方式于是挖空心思想着换一种。”




  “他三天不回家。”




  “他出差了。”




  “骗人。”




  “他真出差了。”




  “他身上香水味呢?”




  “他说了呀,给你买的。”




  “胡说他根本就是第二天现买的。”




  “他就是脑子里不装东西一路上只想着你香水都没带。”




  “牵强!那他躲在办公室不见我!”




  “他当时在试香水,你进来就发现了呀!”




  “你跟他说我不信!”




  “于曼丽我警告你,我从来不传话。”




  A003说,你跟他自己说。




  




  曼丽看着他。




  明台说,我不要玩了。




  




  曼丽像是终于撒空了胸腔中最后一口气。




  她用手扶着桌子,深呼吸几次,喉管里堵着不舒服。明台起身给她顺气,她用手止住了,他们都知道这不是曼丽毛病的根源。




  曼丽说,结账吧,回家了。




  




  外面下了很大的雪。




  明台搂着曼丽肩膀,她崴了脚,他便抱着她走。他同曼丽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他拉着曼丽的手,进了门,灯也不开,关了门就是昏天暗地的亲吻。




  他曾经发自肺腑要曼丽以色侍人。




  可他现在手里抱着曼丽,瘦得甚至没有色了,也生怕捏碎。




  行李箱里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曼丽从来没有收拾过。于曼丽觉得她真是没出息,太没出息。下了那么多次决心,折磨自己那么费力,她却始终没有真的付诸实践,哪怕是打起精神收拾行李。




  她像热爱明台一样憎恨自己。




  她憎恨自己伤害小明,憎恨自己用小明伤害明台,她憎恨伤害明台的自己。




  那么多人捧在心尖上的人物,最终让她玩弄了。




  




  “你还是好喜欢我。明台,我看出来了。”




  明台正准备把她的行李箱抬上去锁起来,偏偏听到她垂头丧气的这么一句。明台回过头揶揄:“你终于还算是不瞎。”




  她眼珠子骨碌骨碌地滚动,最后再也止不住眼泪。她突然想要承认,失去小明之后她也没了面对明台的仰仗,她又一次成为在黑暗里爬出来的于曼丽。明台的所有爱与包容看起来都是同情与怜悯,她根本无法说服自己,她想,这个于曼丽有可能再也走不了了。




  明台冲下楼来抱她,曼丽看见他袜子上的血,想起他碰倒在地的瓷杯,明台估计是拔了碎片袜子都不换就去找她了,她哭得更大声。明台抚顺她的后背,她哭得打嗝,一边打嗝一边放声大哭,怎么办呀,我现在好像还不太配得上你。




  明台听见这话,敲了她后背一下。曼丽正哭着,声音被他敲得一颤。




  明台说,对不起。




  




  对不起。




  




  明台很长时间以来都不敢告诉曼丽避孕套百分之二的徇私枉法根本就没有光顾过。曼丽运气那么差,他遇到曼丽,运气也被带得奇差,因而他不管坚持不懈多少次,永远轮到百分之九十八。




  避孕套根本就是他扎漏的。




  直到曼丽情绪好起来,他又赔给曼丽一个新儿子,这话才敢拿给曼丽说。曼丽被他气得大哭,边哭边用枕头砸他脑袋,你他妈怎么不早说?你他妈怎么不早说?




  明台非常委屈,就不懂早说晚说有什么区别。




  




  你他妈别骂脏话!明台指着儿子警告她。




  




  曼丽永远还是曼丽。她没什么归属感,也没什么安全感,经常幻想自己会被全世界抛弃。所以明台每天都保证自己还勉强爱她,并且在发现儿子第一句话竟然是喊爸爸的时候赶紧捂住他的嘴强迫他马上改叫妈妈。




  正好让曼丽看见。




  明台晚上没有饭吃。




  




  大哥和阿诚哥到他家里要抱侄子,他每个人先敲诈一笔见面费。明台趁着阿诚哥去折磨他儿子,威胁明楼可不能再胖了,告诉他阿诚最近和他一个部员走得很近,提醒明楼永远不要忘了自己在以色侍人。




  明楼全身脂肪一紧。




  然后明台敲了他一笔盯梢费。




  同时背地里收了阿诚一大笔对明楼减肥工程的演戏督促费。




  明台有一个巨大的小金库。




  曼丽趁他心算小金库库存用一把筷子敲他头,威胁他如果再把筷子掰弯她就找人把他掰弯。明台吓得差点仰过去。曼丽威胁过后扭头抱着儿子就开始叫亲亲喊肉肉,明台突然觉得日子过得长了,他真的色衰爱弛。




  他刚要感慨,于曼丽却直接伸手捂他的嘴。于曼丽说你别说话了,你先把这个月小金库缴了。




  哦。明台说。




  




  他娶了一个喜欢的人,从喜欢的人那里得到一个孩子。一切本来是他和曼丽都没有的奢侈品。




  他恍恍惚惚觉得,其实完整的家庭,真的是这么回事呀。




  




————————————————————————




  来自明家老三的手记:




  你们这些俗人。




  没有小金库又怎么样呢。




  曼丽每天不是都给五块钱零花吗!!!




 




 




  -End-




 




 




————————————————————————




晚上多吃些可以瘦五斤然后腿长长五厘米。




这是一个小甜饼带来的美好祝福。




希望新的一年都可以遇到喜欢的人吧。





评论

热度(155)

  1. 咖啡小豆子浪味仙侠 转载了此文字
  2. 十里长安浪味仙侠 转载了此文字